风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曲终人不散

发布时间:2019-04-16 20:56:52 阅读: 来源:风口厂家

“噗嗤……”是被锋利的锋刃刺破皮肤的声音,她咬紧唇,努力不让自己看眼前的景象。

“阿泠,你有思慕的人吗?”

“思慕是什么?”

“就是,就是想同一个永远在一起。”

“这个啊,没有,你晓得的,我打出生起,便是孑然一人。”

“那你喜欢我好不好?”

“喜欢你?”她眨了眨眼,眼中满是狡黠,“有什么好处啊?”

“嗯,鲲狱会永远喜欢你,一直宠着你,别的女人看都不会看一眼。”年幼的男童举着手臂宣誓般的说,尚显稚嫩的脸上满是认真。

“噗…好吧,以后泠鸩就喜欢你了,不许忘了你今日说的话哦,我听嬷嬷说过,什么来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

“为什么?”他抬眸,她以为会看到疑惑,恨意,可却只看到了一片平静。

“你…谋权篡位,该杀。”她说。

“这样啊,你记不记得你说过,咳咳…”他说话已经有些有气无力,估摸着也快升天了。却还是执着的望着她的眼,“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

她打断他,“又如何?心悦君兮,又如何?你晓得的,我不在乎这些。”

“是吗?如此狠毒啊…”他依旧笑着,慢慢倒下了,呵,真傻。我想。

“走吗?”我问。

我看到她的手抖了一下,然后恢复了平静,慢慢将他扶到了床上,“走吧。”

“他呢?”

泠鸩笑了笑,不甚在意的样子,“与我何干。”

我也笑了,假话,但这与我无关。我只要她的灵魂。其他的,重要吗?不重要。

哪怕她说的假话再假,也不重要…

我名唤潇潇,玉潇潇。

你信这世上有鬼吗?我信,因为我便是孟婆,守在奈何桥上。

只不过三万年前六界大乱,我回不去了,可笑的是,这一场战争却是为了一个女子。

我是不知该想什么的,我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一怒为红颜,多浪漫,更何况,是为了我。

然,我并不感动。却也不否定。否定这段感情,便是否定我自己。

我变成凡人了,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是要回去的。我没了法力,但我却有办法。这是一种秘术,因为禁止,是以没有多少人晓得。

收集女子残破的灵魂,待我手上的玉镯变成血红色时。我便成功了。

但,我既变为寻常女子,寿命也是相等的。我的年龄换成凡人约莫是十五六岁左右。我等不了太长时间。战火会蔓延到人间。我的容貌变了,气息也变了,若他们认不出,或者战火归来之际,我还未被认出便被砍死了,那就不好了。确实。

残破的灵魂并不少,可天生以这种灵魂存活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我会抽出她们的灵魂情丝,融入体内,她们的记忆我可以看到,她们会在我身体内沉睡,即时我回归冥界,帮她们修复灵魂,送去轮回。

其实她们并不吃亏,灵魂残破之人是要经历天劫冥戒的,痛苦异常,熬过是不可能的事。我帮她们免去了痛苦,同时她们沉睡时,会有她们内心最渴望幻境。

是以,用这个吸引心如死灰,灵魂爆破之人是没问题的。

泠鸩,便是我找到的第一个人。话说泠鸩一家也是奇葩,竟几乎全是灵魂残破之人。一个泠家,当是够我回归冥界的,而且,我这是成全了一家子啊。啧。

泠鸩是在三岁那年被家族遗弃的,其实也不算,泠家用秘术封印了她的记忆。泠家遭遇大的变故,泠鸩年纪最小,泠家家主便将她放在私交甚密的皇室里。

于是泠鸩便成了皇族传闻中最神秘的客,传闻中还有另一个人。无人知道他的身份,只知道他与泠鸩一般大小,其实真正被皇室信任的都晓得,那个孩子,是乱臣贼子鲲家余孽,却无人敢反驳。到底,皇帝是有威信的,新任皇帝又心狠手辣,人家都那么心大,他们跟着瞎操心什么。估计是这样想的。

泠鸩和鲲狱并没有那么快见面,是在那年的梅花园里。那年,泠鸩五岁,鲲狱七岁。

“他们说我自小在皇室长大。可他们都有父母,我的父母呢?”年幼的泠鸩说,眸中尽是不解。

那时候得泠鸩还是孤单的,没有人陪着,没有人教导,空洞的生活,即便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又如何。

若是我,我定当不会受这个罪的。

但泠鸩只五岁,大抵是似懂非懂的年纪,不过缺少玩伴,性格也是孤僻了不少。她来梅花园赏梅是未曾与任何人说的。

然后她听到了踩雪而来的脚步声,刚开始是一个人的,一脚深一脚浅的,随后的,是十几个人的脚步声。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躲在不远处的树后。那是一棵有百年历史的看梧桐树,未曾开花长叶的它在这片布满 娇艳梅花地方的显得格外突兀。她就躲在树后。她看到了一个与她差不多大的同龄男童。

他生的真是好看,泠鸩想。

可此时很狼狈,为什么呢?泠鸩想,她自幼生长在人人尊敬她爱护她的环境,自然不知道鲲狱处境的艰难,罪臣之子,远不比泠家的身份。

泠鸩是不懂,但她也想帮他,

她看见一帮孩子在打那个好看的人,有的还用脚,看起来真是疼。她有些心疼这个人了。

好在还不等她有所动作,那帮人便走了。有一个长的也很好看的男孩子回头猝了一口,“今日便这样了,下次见到我们,记得滚远点。”

离去了…很久,男孩依旧保持那个姿势,眼睛毫无波澜,就那样空洞的看向一群人离去的方向。

泠鸩陪着他,也不出来。或许是被这气氛感染吧。

地上的血迹慢慢凝固。泠鸩终于反应过来,小跑到男孩儿身边,“你没事吧?你身上…有血。”

伸着小手还没碰到他的衣角,他已然站起身,自然的,变成了居高俯低的姿态。

“和你有关系吗?”神色依然淡然。可我却觉得,他…在期待什么。

“没有啊,可是我见不得别人受伤,嬷嬷说过得,有个词叫,叫问心无愧。“泠鸩信誓旦旦的说,今日若不帮你,我良心难安。”

我心想,人家都挨完打了,你才想起来帮人家,你良心现在过意得去?

其实,刚刚我就躲在树后,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你啊?”泠鸩问。

鲲狱看她一眼,“问心无愧?那你方才为何不出来?不用装假好人了。”

“我没有…”泠鸩说,还没说完,鲲狱转身离开。

泠鸩愣了愣,大声说,“我没有装假好人,我知道我刚刚跟懦弱。但我会改的。问心无愧,我会补偿你的!”

我看到鲲狱愣了愣,“真傻。你又不欠我什么,你看到了,不代表一定要帮我。这世间,原本就是如此。”

“不是的,”“泠鸩执拗的说,“大家很善良的,只是,只是…”

鲲狱仰起头,“只是我运气不好对吧,你们这些从小养尊处优的人,哪里懂得这世间的道理,这世间,没有真正单纯的人,更没有绝对公平的事。”

他离开了,泠鸩看着他的背影发呆,是这样吗?这世间,真的是这个样子?是她太天真了吗?

“这世间,你没有真正经历过,也就没有资格说这些话,什么是人的三六九等,什么是趋炎附势,卑贱如泥,你再聪明也不会懂。”

这是鲲狱说的另外一句话。

这是一个雪天,泠鸩经历了第一次成长,虽然没什么大的作用,至少,她晓得了,没有绝对公平的事和人。

泠鸩不晓得那个教给她这些的人交什么,但到底是皇室的贵客,泠家大小姐,要想打听一个人轻而易举,她很容易就探明了对方的身份。

罪臣之子,鲲狱。

那以后,泠鸩便常常去找鲲狱,鲲狱从开始的不理不睬到后来的熟悉,两个人共享一本书,一块糕点…

真正的青梅竹马,鲲狱慢慢有了笑容。

他的世界原来很大,也很空旷。曾经的他想保护母妃,母妃死后,他颓废至极。任由那些人欺负他,其实只要他想,那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但他不想,一个万念俱灰的人,哪里会在乎这些?

皇家无情,我早便知道。那日我看见,也晓得了,鲲家是被冤枉的,是权力太大。

皇帝昏庸,斩草不除根。或许是自知愧对鲲家吧。

鲲狱曾经不知道这些,他只想守护那个人,母妃死后,他便将那个人的名字写了上去。

那个人很单纯,但又很聪明,她最近长高了,她最近喜欢吃马蹄糕,她最喜欢看梅花。

她还说,要娶他。那个模样,可爱极了。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可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一瞬崩塌了不是吗?他的父亲,他的娘亲,鲲家上下二十八口。

仇恨的种子在发芽…

终于那一天。他动手了。

血洗金陵城…

她并不怪他,换了她,她也会这么做。

可她注定活不过十八岁。

这一切,他都不晓得。

泠家人,终会凋零。泠鸩只是很小的一块灵魂碎片,他们泠家所有姑娘的灵魂在一起,可以助我。

灵魂残缺的人,怎么可能活得了太长时间。

那一剑,不毙命。

没有意义的。

如果注定不能陪那个人走过他想要的时间。那她也不想拖累他。

但她却又放不下他,我会为她编制一场很好的环境,让他们白头偕老,实现最初的诺言。

我走出宫殿时,看了内室的鲲狱一眼,这一场爱恨,原就是不该存在的孽缘,忘了吧。

下雪了,我伸出手去接,雪却在一瞬间融化,下大些吧,这样挺好的。

将一切误会都掩埋,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又如何?是啊,又如何?终究逃不过宿命。

其实啊,那一刀,她未下重手。他还活着,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很好,很好的活着。

泰州地区画册印刷报价

高邮地区包装盒印刷

高邮编织袋印刷机

高邮地区彩色印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