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冥婚_2

发布时间:2019-04-16 19:54:12 阅读: 来源:风口厂家

夏悠悠坐在床边,木然地看向窗外。

现在已然是深秋,窗外一片萧条。几棵老树在寒风中摇摆着枯枝,像是狰狞的恶鬼伸出了魔爪。

“悠悠,吃饭了。”阿娘的声音在屋外响起。悠悠木然起身,走到饭桌边。

阿娘一反常态的给她夹了不少菜,不停地劝她多吃点。阿爹默默地端着饭碗,苍老苦涩的脸好像要埋在碗里一样。弟弟妹妹们依旧在吵闹,最小的弟弟甚至在气愤阿娘只给姐姐夹菜而没有管他。

阿娘小心翼翼地瞅了她一眼,道: “悠悠啊……林老爷家明天就来人了,你为弟弟妹妹们考虑考虑吧……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你一定会嫁的对不对?”

悠悠没有说话。她想,若是以前,阿娘一定会用筷子使劲敲桌子,咒骂她懒惰不肯做事,咒骂阿爹没用挣不了钱,养不了家,叫弟弟妹妹们吃苦。可自从城里的林老爷给了她一笔价值不菲的彩礼,她就变了。许是担心这个被她欺凌已久的女儿宁死不嫁,叫人家收回彩礼。

次日,喜娘给悠悠换上了喜庆的大红色嫁衣,给她画上了艳美的妆——悠悠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长的也是不丑的。

花轿将悠悠接走,啊娘哭哭啼啼表示不舍,弟弟妹妹们则瞠着眸子,一脸新奇——在这穷乡僻壤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隆重的嫁女。

花轿摇摇晃晃,终于赶在吉时之前到了城里。路上唢呐和小铜锣的声音震天响。悠悠想:不愧是有钱人家,给儿子娶个冥婚的媳妇都这么隆重。

“一拜天地——”悠悠温顺的面向外,跪了下来,她右手侧是一个身着红衣的陌生男子,手里捧着一只毛色鲜艳的大公鸡。

“二拜高堂——”透过红色纱质盖头,悠悠隐约看见坐在高堂上的林老爷和林老夫人。两人神色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悲痛。

“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喜娘和家丁引着悠悠向里走去,后面跟着那个手抱大公鸡的男人。

一行人在偌大的宅院里绕来绕去,最后到了一处白绫飘舞的小院。

家丁领着几人进了这里唯一的一间屋子,屋里很空旷,只有正中间放着一个不小的棺材,棺材正对门的地方写着一个“奠” 字。

“少夫人,这里就是您和少爷的新房。”家丁指着棺材道。

悠悠转头看向四周,屋里的白色蜡烛透过红色盖头似乎都变红了。

喜娘搀扶着悠悠走近棺材,侍奉她在一边的凳子上坐下。然后恭恭敬敬的在她身后站着。

过了一会儿,院子里响起脚步声,林老爷和林老夫人带着下人来到这里。林老夫人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夏悠悠。

“送入洞房吧。”林老爷干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

家丁恭敬地打开棺材盖,棺里是一个身着喜衣的年轻男子。悠悠在喜娘的搀扶下下了棺。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从她知道自己要嫁给一个死人开始,她就再没说过一句话。

悠悠掀开盖头,棺里漆黑一片,外面响起金属交击的声音,想是家丁已经封棺了吧。

“老爷,少爷明天就可以上路了。”这是悠悠听见的最后的声音。

这棺材造的虽不是很大,但两个人侧躺在里面便不挤了。悠悠伸出手,手指触到那人。硬硬的感觉,果然是死了很久的吧。

夜里很冷,悠悠在棺里没有找到可以遮寒的东西,只好一点一点往那人怀里挤。

“我叫夏悠悠,你叫什么名字?”

“你身材真好呢……”

“我好饿……好冷……”

饥寒交迫的夏悠悠扎在死人的怀里委屈的哭着,滚烫的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衫。

“我知道阿娘不喜欢我,我也知道阿爹养家很辛苦。所以阿娘让我嫁你我没有拒绝。可是现在想想我还是好害怕,你会不会尸变,会不会变成僵尸咬我?你说我是会饿死呢还是冻死呢还是窒息而亡呢……”数天的话好像都集中到这一瞬间,悠悠就这样躲在死人怀里畅快的哭诉。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晃晃悠悠晃醒了悠悠。

悠悠揉揉肚子,不知自己怎么还没死。蓦地,她看到棺材上居然有个孔,虽然小,但至少保证了她不会窒息。昨天晚上明明还没有的啊……悠悠疑惑。

悠悠躺在棺材里不敢动,只是她的手紧紧握着那人僵硬的大手。心里忽然就有了一种安全感。

“黄泉路上,你一定要带上我。”悠悠附在他耳边小声道。

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怎么回事,那人的手似乎反握了一下她的小手……

当最后的一丝光线也消失的时候,悠悠知道她再也见不到光,再也呼吸不到空气了 ……

“我可以叫你相公吗?我好难受啊,我好像要死了……”

……

黄泉路上,鬼差看见一对身着红装的年轻男女,双手交握,就这么安静的走着。

“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嗯嗯。”

“下辈子一定还要嫁给我。”

“嗯嗯。”

“该我们投胎了,不要离我太远。”

“嗯嗯。”

男子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宠溺笑,他身边的女孩呆呆的看着他,似乎就被催眠了。

……

---- 作者寄语:(原创作者:如果不曾)*^_^*希望喜欢

白癜风皮肤

北京看白癜风病的医院

白癜风的饮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