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凤女无翎

发布时间:2019-04-16 06:29:26 阅读: 来源:风口厂家

符贞媛见孟绫还顶着红盖,忙伸手将红盖揭了。

“还顶着它做什么,哪不成,他不来你要顶着过一辈子啊!”

孟绫红了脸:“这还不是长辈说得么!”

符贞媛将吃食递给她,大概是鸡腿什么的,包在牛皮纸带里,摸起来还热呼呼的。

“对不起绫儿!”

符贞媛握着孟绫的手,一脸歉意。

符贞媛发现,上过妆的孟绫十分明艳,不由打趣说:“大哥他真不识好歹,将这么标致的美人儿一个人留在空房,我都心疼了,要不,今晚我陪你!”

“胡闹!快回去,若是让人瞧去,少不得要数落咱们!”孟绫笑着提醒符贞媛。

符贞媛终是放心不下孟绫,攥着她的手不放,若不是孟绫一心赶她,还真要赖着不走。

打发完符贞媛,孟绫合上门打开牛皮纸,果然见里面包着两个鸡腿,不由心头一热,拿着啃起。

这一夜对于孟绫来说,显得极为漫长。

新婚夜独守空房,这是谁都没想到过的。各种滋味在心里潜滋暗长。

好不容易挨至天明,浑身酸痛的紧。

廊道里已传来脚步声,不一会屋门由外推开,下人给她端来了洗脸水。见她就这么和衣靠在榻上一夜,不由同情起她:“大少奶奶,洗把脸吧!一会还要给老爷夫人上茶的!”

孟绫睡眼惺忪揉起眼,见是个长得乖巧的丫鬟,忙笑着说:“有劳!”

那丫鬟见她没有半点主子的架,倒是立马喜欢上她。

“我叫香儿!是大少爷房里的丫鬟,如今大少爷娶了大少奶奶,从今日起,香儿就随了大少奶奶!大少奶奶,往后有什么需要不妨跟香儿说!”

孟绫点点头,接过香儿递过来的毛巾拭了拭脸,继而想起什么,开口说:“大少爷他怎样?”

香儿迟疑片刻,说:“大少爷他……怕是要卧床静养段时日!”

孟绫幽幽叹起气。这些其实她在出嫁前已料到,只是没想到新婚第一夜符舒泽就赶巧犯病。可是做为符舒泽的妻子,不管他病成怎样,她都有义务去照顾他。

想到这,她赶紧脱下喜服,换了符家为她准备的蓝凤尾图案的旗袍。暗蓝的颜色,一尾一尾的翎毛,在晨曦下幽幽闪烁着孔雀蓝的光泽。

不得不说,这蓝色很适合孟绫。

孟绫抚着衣上的翎毛,思绪隐隐飞到了从前。

其实她原本叫孟翎,凤凰之翎的翎,只是五岁那年家道不济,父亲请了个算命先生给她和哥哥算命。

那算命的说她是凤女无翎,生来命薄,不适合用这个“翎”字,不然会影响她一生的命运,故将“翎”字改为了“绫”。

“绫”,指绸缎,让人喜欢,却柔韧牵挂的东西。

她想,名字是改了,可是命真得就改了么?茫然的不知所措。

说她是无翎的凤女,若真是凤女,即便无翎也是能自由翱翔的吧!

眸底涌起些许酸胀,香儿以为是衣服紧了将她勒着了,忙凑近看看。

见那旗袍穿在她身上,多一寸则长,少一寸则短,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那衣上的凤尾栩栩如生,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摇曳生姿的如同翩舞的蓝凤。

香儿想,她从见过谁能将旗袍穿得这样生姿过。

赵姨娘虽然年轻貌美,也爱穿旗袍,但她穿旗袍不过是将衣服套在身上,全当一种摆饰,压根穿不出生姿的感觉;大小姐就更不用说,给她穿,全当浪费了旗袍的韵味,唯有眼前的大少奶奶,将旗袍穿活了起来。

孟绫不敢多耽搁,由香儿领着去给符老爷和二姨娘敬茶。这二姨娘自然是符贞媛的生母,孟绫乃长房长媳,按孟家的规矩,只有长房才能称“夫人”,故孟绫称唤符贞媛的母亲为“二娘”。

忙完敬茶,又去祠堂给符舒泽的生母及符家列祖列宗磕头上香。

这一天忙碌下来,孟绫对符家有了近一步了解。

符老爷是一家之主,却只管外面的生意,家中真正掌权者乃是二娘及符贞媛的生母。

孟绫不知为何,总觉这位二娘对自己有成见,敬茶那会,她已十分小心,毕竟这样的大户人家,对什么事都讲究精确无误,一个不慎就会落下把柄,成了别人的笑话。

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将茶递给二娘时,明显察觉二娘眼中的探究和敌意,更有着居高临下的让她无法抬头的鄙视。

孟绫的心七上八下,见二娘迟迟不接茶,手臂酸麻的都快抖颤。

孟绫知道二娘是在给她下马威,只好垂头隐忍。

好在符贞媛在场,见自己的母亲迟迟不动,忙催她:“娘啊,您就快点接吧!瞧把嫂子给累的!”

二娘最疼符贞媛,被女儿这么一说,她也不好再堂而皇之的难为孟绫,淡然一笑,涂满蔻丹的手,接过孟绫手中的杯子,形式地揭开杯盖抿了一口,随后生硬地让身旁的老妈子递了个红包搁在喜盘上。

相比起二娘,赵姨娘倒要好说话些。

赵姨娘的年纪看似比孟绫大不了几岁,这么年轻居然给年过半百的符老爷做小,这让孟绫实在想不通。

不过这种大户人家,一夫多妻的现象挺平常。就是她爹在世时,也娶了二房姨娘,可惜那些姨娘见到孟家一天天败落,全跟她爹闹翻了脸,卷了些钱逃之夭夭。

想来做姨娘的不是不要脸,而是被生活所迫。她们一心想嫁个大户人家,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偏偏身份低贱,不被对方看重,却又不像放弃之前追寻的生活,于是只好委屈自己去给人当小。

这日,府中的长辈来了很多,依着符舒泽长房嫡孙之位,在族里地位不小。相比二娘即便她替符老爷生了一对儿女,但族里的长辈至今仍将她看成姨娘,丝毫比不上已去世多年的符夫人。

这一家子的人性子都挺沉稳,符崇硕的到来,将屋内的沉闷瞬间打破。

“你,就是新进门的大嫂啊!嗯,比那仙乐斯的盈盈好看多了!”

众人闻之面面相觑。

孟绫一怔,望着这位风流倜傥的二叔,想不出他口中的盈盈是谁。

仙乐斯孟绫倒是记得,那是明城最大的歌舞厅,以前孟东常去那地方与舞女厮混,有好几回喝得酩酊大醉,都是她和嫂子把孟东扶回来的。

这番一想,孟绫面颊生火。

订购工作服

保服工作服

工衣款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