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常态下正能量抱团-【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2:26:40 阅读: 来源:风口厂家

“前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交换方式;同时,大量国际品牌开始进入中国,并实现渠道下沉,行业发展将面临新挑战。”10月31日,在杭州召开的第五届中国十大童装沙龙上,中国服装协会常务副会长陈大鹏指出,现在中国服装品牌进入了锻造期。

同时,陈大鹏表示,行业增速下滑这并不是说市场萎缩了,未来童装市场空间还很大,关键是我们怎么做?我们要在新常态背景下,考虑未来五年行业、市场往哪个方向走?影响未来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有哪些?未来行业发展的路径、路线图是什么?

机遇挑战同在

最近,湖州今童王制衣有限公司董事长濮新泉刚当上爷爷,现在儿媳妇的衣柜里全是亲戚朋友送给孩子的衣服,根本穿不完。这件事情对濮新泉触动很大,也坚定了其做好童装产业的信心。

“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家长对儿童消费观念的变化,许多家庭儿童消费的投入呈上升趋势,为童装市场带来了发展空间。‘单独二孩’政策的实施将为童装市场带来新契机。”北京派克兰帝有限责任公司集团总裁罗杰凡表示,近几年我国的童装市场保持稳步增长态势。

这在中国童装领军品牌巴拉巴拉身上得到充分体现。

“儿童产业在森马集团占的比重比较大,每年都有20%以上的增长率,预计在未来3-5年里还会以两位数增长。”浙江森马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徐波表示。

而认定童装是最后一块蛋糕,近年来各行各业纷纷进入,导致同质化现象严重库存积压难消化,企业现金流的吃紧,企业难以周转,只能用“价格战”、“促销战”、“库存战”等方式进行疯狂促销,利润整体下滑。

“当大家都看好这个行业,这行业就不一定好做,现在有很多国内外关联行业涉及童装,无疑使童装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泉州盛克鞋服有限公司总经理苏聪宝说道。

所以,在本次沙龙上,徐波指出,作为企业家不能只看不断增长的数据,而要看真正每个家庭的购买,不同层次空间的生意机会。要去看每个商铺的销售,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看,一个门店一个门店的看。

福建宝德服饰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宋涛也表示,作为企业家不能只考虑市场有多大?而不考虑我是谁?要思考自己品牌和产品的定位聚焦;不能只考虑自己要什么样的用户,不考虑我能提供什么样的价值?品牌打动消费者的核心价值是什么?

对于童装行业的未来,广州市力果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林维建认为,前景肯定是很好的,但“二孩政策”释放出来市场空间需要3-5年,要看每家品牌能不能熬过这几年。

“2013年,力果的平均折扣是6.7折,今年刚到五一就卖到5折,商场要拿走25%的扣点,每卖100万就要亏20万, 而且现在的商场消费和以往相比少了1/3。”林维建说。

红黄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显东也认为,当下的中国童装业机遇与挑战并存。现在消费者需求正从大众品牌到个性转变,细分化的小众品牌不断崛起,产业链逐步实现大联合,代理制也面临进一步改革。

“以前品牌每年做到20%的增长率很容易,现在慢下来了。”叶显东说,现在企业要考虑的是生存与发展如何辩证?

他表示,现在中国童装业品牌格局正在形成,垄断的全国性童装品牌、强势的区域品牌、代理商品牌以及零售商品牌即将出现。品牌将从地域、档次、风格类型等多层面形成梯队模式。

上海荣臣博士蛙(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奕昊对未来行业的判断是,前景依然非常广阔,但品牌之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最终走向集中。

融入全球化

谈及品牌竞争,与会童装企业家首先想到的就是在中国市场攻城略地的众多快时尚品牌。

“现在H&M已经把专卖店下层到三四线城市,已经开到了湖州,2000平米的店有500平米是童装,价格很便宜,一件拉毛衣服99元,甚至比国内批发市场的童装都便宜。”濮新泉表示,国际快时尚品牌刚刚进入可能影响不大,但等他的客户逐步积累,沉淀后一定会对中国童装品牌的发展有很大影响。

在全球一体化环境下,徐波也经常在思考中国品牌机会在哪里?他认为,中国品牌没有必要惧怕国际品牌。

“我的手机一直都是用酷派、小米等国产品牌,我家的家电都是国产的,海尔、长虹。家电、手机等领域的国际品牌在中国并没有享受国民待遇,并正在逐步败退。”徐波说。

他表示,当前国内很多百货,购物中心确实需要国际品牌来装点门面,国际品牌确实在是拿低房租、低扣点,而由中国品牌来买单。但商场给国际品牌众多优惠政策,这是一个过程,这个时代终究会结束。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学习国际品牌的技术,学习他的运营能力,把自己的品牌做好,把自己能力提升。“只要扎实做好我们的工作,我们相信未来的市场还是属于中国品牌的。”

小星辰品牌集团是广东一家跨品类、跨品牌、跨年龄段的多品牌集团,公司CEO高峰表示,公司的发展理念是“中国设计 全球制造”。

据高峰介绍,现在小星辰品牌集团旗下品牌的童车和童鞋都是意大利制造,这些制造商都是为世界著名品牌做代工的。

高峰表示,以往国际品牌找中国企业合作,都是只希望把中国企业作为他们的桥梁进入中国市场,为他们牟利。现在小星辰和国际品牌合作都是相互分享资源,要求国际合作伙伴必须开放他们的设计研发资源,为的就是让自己在起跑线上不输给国际品牌。

据他介绍,小星辰品牌集团今年年底将在加拿大开店,明年会在欧洲开店和港奥台开店。“中国童装品牌要倒逼自己‘走出去’”。

而据林维建介绍,力果童装也将在澳大利亚开设专卖店。

回归本源

在过去的10年,红黄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显东除了童装主业外,涉及了很多产业,投资、房产、矿业等等。但最近叶显东发觉自己不能再“花心”了,要“归心”。

叶显东表示,之前看到别人做什么自己也想做。别人上市,自己也筹备上市,但问题是你要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企业。“不同的做法会有不同的结果,有些事情,你努力了结果未必就好。”

他现在常用“心安”、“平和”来告戒自己。在他看来“纷繁世界,需要的是专一,极致才有差异化,才有口碑,才有粉丝。”

吕奕昊也认为,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候,诱惑会越来越多,特别是到资本市场拿到资金后,就会脑子发热,会实现多元化战略。

在他看来,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你可以做一些产业互补的多元化,但不要盲目跨产业多元化。“泛多元化是企业发展的致命灾难,你刚进入到一个陌生领域可能开始还能适应,但深入下去你就会遭遇非常大的阻力,就好像别领域的企业进入童装行业。”

“多元化会把企业的管理半径滩薄,无法触及末端。以前手打到的是墙,多元化后感觉打到棉花上。” 吕奕昊指出,企业千万不要感觉自己无所不能,还是要做专业的事情。

对此,温州佳诺服饰有限公司棵棵树董事长王郁郁深有感触,“不能贪心”是她这几年最深刻的体会。

据她介绍,棵棵树曾经“贪心”把事业做大,向下延伸做小童,但经销商和市场并不接受,没有做成,最终还是回归大童定位。

“还是要专心,注重产品研发,严控产品品质,考虑特别年龄阶段孩子的需求、变化,安心把原有优势领域做好。不需要把自己做多大的规模。”王郁郁表示,希望以后提到“少年装”大家就能立刻想到“棵棵树”。

在东莞市添翔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裴厉看来,上天是很公平的,你不可能在所有领域都很厉害。“企业要先把生存做好,以后再谈发展。”

裴厉表示,任何商品都要以消费者需求为出发点 其它的都是锦上添花。“经营者要以回归服装本质的心态去经营服装,见山还是山的年代已经来临!”

佛山市南海区弗格平治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庆云也表示,未来品牌竞争的核心来自于以消费者为核心的用户思维的转变。消费者从感性消费转向了理性消费,他们更希望以最合适的价格,最愉悦的方式消费到自己最满意的商品。

和王郁郁一样,福建格林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建河也认为,产品的口碑是品牌最好的宣传,应注重产品研发和创新,让童装更具特色,规避成人化和同质化。

而北京嘉曼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程琳娜则认为,未来童装市场的竞争不再只是产品和价格的竞争,更是品牌价值和品牌文化的竞争。

“优秀的品牌不仅需要顶尖的产品开发能力,同时需要有利品牌形象的大量有效的相关事实运作。包括营销行为、传播行为和个人行为等,这些是品牌价值观的动态体现。”程琳娜说。

她表示,只有能在竞争中坚持品牌特质、在抗衡中完善品牌核心,在发展中清晰品牌目标的品牌才能经得住时间和市场的砺练,成为有生命力、影响力的童装品牌。

作为品牌的两大支撑点,除了产品以外,还有一个点就是供应链。

优化供应链

“对任何一个服装品牌来说,供应链都非常重要。为什么国际品牌倍率比我们低,但盈利却比我们高的多?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它们背后有一个强大、快速、有效的供应链体系。”陈大鹏表示。

据他介绍,江苏晨风集团每年有4000万件的产量,但其中就有3000万件是给优衣库做的加工。而晨风和优衣库的合作是在供应链上的全面合作,从纱线的采购,到织布,印染,设计,缝制、物流等众多环节。

对此,徐波非常有感触,最近他一直也在忙于寻找优秀的供应商。去东丽找最好的面料,到最好的裤子生产工厂去下单,找给优衣库做贴牌的企业却寻求合作。

“很多企业家都是做市场出生,把精力大多放在渠道建设、市场开拓、品牌推广上,很少去关注供应链,认为供应链有个生产总监或者采购总监负责就够了,其实供应链管理学问太大了,需要企业家花时间好好研究。”徐波感叹道。

他表示,消费者到线下购买是主要品质注重购买感受、版型、面料、包括每一根线。作为品牌商,我们是电商平台的内容供应商,电商平台本身不产生产品。我们只要有好的供应链,有好的产品,我们才会有议价空间。

在徐波看来,服装品牌企业要花更多的时间整合供应链,做最好的品质,以最适合的价格,给消费者最好的体验,这样才能适合市场需求,这是品牌企业的优势。

吕奕昊也认为,供应链对企业来说是非常核心的问题。博士蛙每年有几个亿的采购,体量很大,所以很多加工企业都愿意接公司的订单,由一个订单而引发的价格战很普遍。

“有可能在那个时间点上大供应商比小供应商的价格高,但是如果你没有考虑到大供应商给品牌的支撑是系统化的,即使你能节省点加工费,但质量却没保障,快速反应速度也不够,就很容易产生库存。”吕奕昊表示,当企业达到一定规模以后,一定要有优秀的供应链体系。

为此,博士蛙选择和香港利丰等一些全球大供应商来合作,希望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整合成熟的供应链。

广东小猪班纳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良义做了30年的服装加工,对供应链有着清晰的认识,供应链上存在的问题也耳熟能详。

张良义表示,现在很多企业做大后,很容易出现“大企业病”,一个订单被层层剥皮,本来一块的成本被增加到二块,质量还不能保证。小猪班纳对自己供应链商业模式创新,不再是把订单发给加工企业,而是产品设计出来后进行成本核算,确定最终成本,再把订单分发给采购部各个不同小组,由各小组去找企业下单。

“至于他在保质保量,按时交货的情况下,给哪个工厂加工?多少价格?我不管,能盈利算采购部门利润分红,你做不了,我把这单转移给其他小组。”张良义说,最终公司采购部门从原来的150多人一下减少到70多人,而员工的工作效率却提高了很多,过去采购常出现的“灰色地带”也自然消失了。

因为从加工起家,濮新泉在湖州保留了一个几百人规模的工厂,打造内部供应链。从去年开始,他不断引进先进设备,对供应链体系进行全面升级,效果特别好,成本下降很多,后来他又开始对缝制车间进行改造。

“其实车缝时间很短,而大多时间浪费在搬运上,去年公司引入吊挂系统,几个月搞下来,非常有感触,不仅效率提高很多,工人面貌,精细化管理,标准工时的制定都得到很大改善。”濮新泉说。

当本届十大童装企业在参观今童王的时候,纷纷驻足向濮新泉取经。

打造优秀的供应链体系制,造出优质的产品,最终还需要通过相应的终端渠道去销售。

全渠道模式

目前,中国童装行业终端渠道呈现立体交叉态势,百货专柜、购物中心、街边店、店中店、多品牌集合店,“一站式” 生活馆和体验馆等众多新渠道蓬勃发展。

但罗杰凡却认为,品牌多渠道发展时,并没有认真思考是否适合本品牌,同时,渠道过多也容易造成消费者对品牌认知混乱。

最近,邓庆云一直在推动公司全渠道零售升级,从公司总部,总代理开始,要求深入零售,协助零售商制定以盈利为目标的优人,优店,优销,优管理的作业计划。

福建格林集团董事长赵建河也表示,未来几年将对渠道进行创新和整顿,将把“枯枝败叶”剪除。

对于未来童装品牌的渠道发展方向,徐波则认为,购物中心绝对是未来主流,企业需要花时间去做研究,而电子商务将被重新定位。

徐波指出,现在童装企业都在做双11,而电商就是要颠覆线下,通过传统品牌的影响力把消费者引导到线上,这是电商的战略。“对于电商,我们要建立关系,但不要过于迷信,否则会给我们加盟代理体系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品牌企业千万不要左手电商,右手实体店,否则会自费武功。”徐波说。

吕奕昊也认为,近几年电商的快速发展,是因为企业综合成本上升,竞争加大,销售趋缓导致的库存大增,企业需要电商渠道来消化,但随着企业库存消化即将完毕,以及电商人工成本、引流成本、物流成本等日益趋高,电商也开始收取进场费、扣点等,实体店的价值将再一次得到体现。

“实体店不会因为网购兴起而消亡,但是运营成本增长、压力渐大。传统实体品牌应把优势放大,把潜力更多地挖掘出来,探讨出线上线下共存的成熟经营模式。”赵建河说,目前的消费者已逐步适应了线上线下混合的销售体验。

苏聪宝也表示,为了适应80后、90后年轻妈妈的市场需求,童装行业呈现出越来越多的经营模式,而我们面临的重点问题就是如果寻求适合自身企业发展的新模式,在这个行业大洗牌环境中屹立不倒,脱颖而出。

他认为,应该从单店或者区域O2O做起,这是由于童装的销售渠道还是加盟为主,直营的占比不是很大,在利益分配及推O2O的执行力方面可能会遭受到困难。

具体措施是将线下的营销机会与互联网相结合,让互联网成为线下交易的前台;建立网页版及手机版商城平台的,直接在网上或手机进行产品资料推广展示,消费者、代理商、渠道商等可以直接通过网页版或手机版在线订货、退换货、平台结算等等;并通过网上商城及手机进行门店导购、手机结算平台、门店管理、数据查询、会员管理等等。

“这种模式最大发挥了线下与线上的优势,不仅能够使产品快速销售出去,节约传统的订货模式的成本,而且能够保证资金的及时回笼,确保企业的良性发展。” 苏聪宝说。

当然,无论品牌商通过什么渠道,什么方式进行销售,都离不开对消费群体购物行为的精准分析。

大数据分析

大数据时代变革已然到来,它已经初步脱离了概念阶段,成功诞生出了很多商业机会。

徐波一直在上中欧商学院MBA,在这一期间,他遭遇到一位三星高层,并请他作为自己的企业教练。这位三星高管连续5次和徐波见面都问同样一个问题“你了解你的消费者吗?你怎么了解你的消费者?”

“我曾经自认为对消费者已经很了解,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去了解消费者,在进一步沟通后发现,自己对消费者真的了解太少,不够透彻。为什么三星能和苹果抗衡?为什么它能发展那么好?是因为三星非常了解自己的消费群体。”徐波说。

徐波认为,无论是产品设计、市场营销、终端体验营造、服务等等都离不开对消费者的了解。每一个企业无论你是什么风格?无论你在哪里销售?你都要建立一个大数据分析系统。

罗杰凡也认为,以前企业都是拼规模、拼渠道,现在要回归本质,要了解消费者需求。

“现在都是80后、85后父母,我们没有更多去了解这些父母的需求,现在年轻父母和以前70后的父母诉求、想法、价值观大不一样。”罗杰凡说,这需要大量的调查研究分析。

高峰在来小星辰之前,一直在运营奢侈品品牌。

他指出,中国童装品牌要走向国际,就要把行业概念突显出来,要制定行业标准,形成壁垒。但目前中国童装行业缺少数据,缺少标准。

在他看来,要进行产业研究,没有权威的调研,没有详细、真实有效的数据,我们很难知道自己存在一个什么样的态势,自己的长短版是什么?

“中国童装企业要携手建立数据研究,让童装行业在中国发出自己的声音,在全球有影响力。未来还可以吸纳国际童装品牌为外围会员单位,大家可以共享数据,共同营造好这个行业,服务好消费者。”高峰表示,这不是一个企业,或一个品牌可以做到的,需要大家有这个共识,一起来做,也需要行业协会和政府的共同参与。

对此,陈大鹏指出,行业工作的开展,离不开大量的数据支撑,否则就会“无米之炊”。各位童装企业不仅自己要做市场调研,要建立自己的数据库,还要与行业共享,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对行业的现状有正确的认识,对行业的未来发展有正确的判断。

当然,别指望通过大规模的统计来发现一些很“稀有”的事情或规律,大数据的挖掘分析,离不开互联网思维。

互联网思维

“在新时代下,传统企业必须‘植入互联网思维’,用互联网思维的方法论改造企业,推动企业全面的转型升级,构建企业核心竞争力。”宋涛表示。

在宋涛看来,互联网思维的核心是“平台思维”,构建多方共赢的平台生态圈 。未来商业竞争不再只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肉搏,而是平台与平台之间的竞争,甚至是生态圈与生态圈之间的战争,单一的平台是不具备系统性竞争力的。

他举例说,百度基于搜索平台的技术资源、用户资源和品牌资源,为大众用户开发出游戏、音乐、旅游、视频、地图、输入法等多种免费服务。同时,在每一种免费服务的背后,都存在付费的一方。

他表示,互联网时代,“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的火车理论已经让位于动车理论,每节车厢都有一个发动机,这样整体速度才会提上来。“对组织来讲,不应该只有领导是发动机,每个人都要成为发动机,要把企业打造成员工的平台。”

他对互联网思维的认识和徐波的不谋而合。

“阿里的分享机制给我很大启发,互联网思维的精髓是‘开放’、‘共赢’、‘平等’、‘分享’。电商不会马上给实体店带来冲击,但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徐波表示,我们要在企业组织里建立一个创意的平台,建立人才孵化平台、分享的平台。

杭州业盛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文冬也表示,真正限制企业发展的是我们自己构筑的思维囚笼,思维的疆域决定了我们事业版图的领域。

在本届沙龙上,朱文冬提出了打造“TOP22童装商业平台”,打造一个多主体共赢互利的生态圈。“打造产业生态圈,TOP22既是一个精神联合体,又是一个利益联合体,也是品牌联合体。”

朱文冬认为,平台模式最有可能成就产业巨头。全球最大的100家企业里,有60家企业的主要收入来自平台商业模式,包括苹果、谷歌等。

如果“TOP22童装商业平台”运营成功,可能银泰会把TOP22作为行业合作伙伴,万达可能会让TOP22免费入驻,国际童装品牌进入中国必须增加对TOP22数据的采集,TOP22可能是菜鸟第一且最大的童装合作伙伴。另外,还能规范各自企业,吸引资本青睐,容易上市。

从竞争到竞合

“失败者才谈竞争,成功者谈整合。”裴厉认为,中国童装品牌之间没有竞争,只有竞合。

叶显东也表示,整合是企业发展的重要环节。

他表示,不同的企业具有的优势不一样,现在十大童装品牌有22家,以后可以吸纳更多品牌,做很多事情,有适合的条件大家可以相互整合。“把各有特色的企业整合起来,比自己再博几年,再找机会有效果。真正的投资是等你有钱还是不够的,就好像买房子一样。”

“现在有这么个机会,有这么好的一个平台,大家可以整合起来,在资本和品牌发展方面做点事情。”叶显东说。

对于叶显东的倡议,张良义非常支持。他认为在新常态下,中国童装企业需要从竞争走想竞合。

在他看来,在十大童装沙龙企业家中,有资本运作能力强的,有营销推广强的,有生产管理控制强的,有品牌策划能力强的,有渠道拓展能力强的等等,大家如何能把各自的优势集合到一起,形成合力做些事情,让创新落地形成价值。

“如何把‘正能量抱团’的思路贯彻下去,要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吕奕昊表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博士蛙愿意把资本市场的平台贡献出来,大家都在一个平台上做。“一个童装企业几个亿的销售额和别的行业还是有很大差距,我们要学会把优势资源和资本市场嫁接,做强、做大。”

“现在是品牌在给商场和房东打工,高额的渠道成本让品牌无利可图。”林维建建议,十大童装企业家建立个一个联盟,大家共同出资成立一个商业公司专门和商业领域谈合作。

“如果我们能联合起来进驻商场、购物中心,扣点和一些国际品牌一样,也是10%,那么我们也能把成本压下来,价格也就有竞争力,而且也一定可以盈利。” 林维建表示,除了联合进商场,大家还可以联合做一些商业地产,儿童教育产业等等。

阿杰邦尼总经理蒋明杰表示,正是每位企业家的真诚交流与积极分享,才为这场童装行业的盛会赋予了更深的意义。只有大家一起总结问题,加强沟通合作,才能携手改变行业的发展方向,为各个童装品牌创造良好的竞争环境和成长土壤。

在沙龙的最后,陈大鹏指出,这次沙龙,大家敞开心肺,分享经验,寻求竞合,充分体现了“向创新致敬正能量抱团”的主题。中国十大童装品牌是童装行业的“国家队”, 聚集了中国服装行业最好的品牌,我们有责任在锻造期带动整个中国童装行业健康快速发展。

西安哪里治疗皮肤病

四川专业白癜风医院:成年人患白癜风容易出现哪些不良心理

青年白癜风应该怎样治疗

湖南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专业

西安市治疗白癜风医院

秋季白癜风要怎么护理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