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滥用助孕药物造双胞胎规避计生政策或伴早产流产高风险[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2 02:42:32 阅读: 来源:风口厂家

在你身边,你是不是发现双胞胎孩子越来越多?

据媒体报道,2011年,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的双胎和多胎分娩率为2.38%,不到50个产妇中就有一例双胞胎或多胞胎。据江西南昌五家医院妇产科不完全统计,2005年双胞胎60余对,2010年上升到200多对。在山东青岛,这十年来,双胞胎异常激增。

我国规定,辅助受孕要避免双胞胎,禁止三胎及三胎以上。但在民间,助孕神药“多仔丸”等正在偷偷高价倒卖。这种正常药物一旦滥用,人造多胞胎,就有着较高生育风险:早产、流产,甚至死亡。而对于正常妇女,“多仔丸”助孕效果本身也不如不孕症患者明显。

现象

青岛双胞胎激增有躲计生政策的

“双胞胎的数量增长有点反常!”山东青岛市立医院东院产科主任纪向虹说,“十年前,我们医院一年能生20对双胞胎(或多胞胎,下同)。现在一年要生100多对。我们还专门成立了双胞胎病房。”

青岛市妇幼保健院的统计显示:2005年有65个产妇生下多胞胎,占总产妇数的2.7%。2011年有166个产妇生下双胞胎,占比3.7%。

除了不孕不育患者外,规避计生政策也是一大原因。

山东日照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基层官员介绍,当地对计划外生育一直采取比较严格的管理。如何在政策允许范围内生育二胎,成为一些人绞尽脑汁思考的问题,“显然使用药物或技术怀上双胞胎是这些人眼里的最佳选择。”

日照市的马朝忠就是这样的例子。“如果政策允许生两个,我相信没人愿意去想别的办法。”

27岁的马朝忠夫妻双方均为城镇户口,都不是独生子女,“很早就听朋友说到有种药叫‘多仔丸’,我确实想要两个孩子。当时的想法,就是希望让孩子有亲兄弟姐妹,孩子成长时多乐趣,长大后也不会孤单”。

神药

几元钱的多仔丸涨价数百倍转卖

在山东,“多仔丸”一般都在熟人间秘密流传。最终,价值几元钱的国产药会以数百倍的价格出售。

经多方打听,送礼求人,马朝忠“不知道转了几手”,用300元买到白色药片“多仔丸”。

一开始,看着满地乱跑的一对孪生女儿,马朝忠心满意足。直到后来听说有人服“多仔丸”后生下4个孩子,他才感觉到后怕。

马朝忠妻子所服用的药名为克罗米芬,英文名ClomifeneCitrate,俗称“多仔丸”,分进口和国产仿制两种。

在医学界,它是一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药物,最主要作用就是促进育龄女性排卵。“下丘脑垂体机能障碍或PCOS(注:多囊卵巢综合征)病人治疗后,多胎妊娠几率约8%,其中双胞胎占90%”。

目前,中国育龄夫妇中不孕症率接近10%,其中30%是由女性排卵障碍造成的,可通过“多仔丸”等解决。

北大附属三院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刘平说,促排卵药物可分为口服和注射两大类。口服类促排卵药,最常用的就是“多仔丸”。还有一种口服类促排卵药叫做“来曲唑”。该类药物使一次排出两个或多个卵泡的可能性较大。

山东潍坊市人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马华刚介绍,该院出售的“多仔丸”进口自塞浦路斯,售价17元,“这是一种特殊的处方药物,没有医生处方不能私自出售。医生要严格控制用量,助孕,但要避免出现多胞胎。”

但实际上,这类药物在一些不孕不育医院,乃至部分正规药店都很容易购买。在网上,此类药物更方便获得。部分网店或售药机构的网站都公开出售。

风险

对母婴都有影响严重者可致死亡

由于近年来使用药物的人群越来越多,使得双胞胎数猛增。但药造双胞胎本身,具有巨大的风险。

从机理上说,如果有过多卵子同时生长,卵巢就会变得非常大,病人会出现不良反应,乃至出现腹水或胸水等,凝血功能障碍,以及各脏器的衰竭,最严重的可能会引起死亡。所以正规医院用辅助手段助孕的,一旦发现出现三胎及以上的,都会及时减胎,以保证孕妇和胎儿正常。

刘平就曾经接治过药物导致的六胞胎孕妇。当时孕期超过八周,且身体状态不好。“必须减胎,一次减掉四五个风险太大,只能分批次,但是这样很容易导致流产,也可能大出血。”刘平最终建议病人全部放弃。

作为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的主要参与人员之一,刘平深知多胎妊娠的风险,“对孕妇来说,高血压、糖尿病、水肿等,这些跟妊娠有关的并发症,在双胎妊娠期间都会明显增加,甚至大月份流产。”

早产也是一大问题。双胞胎的早产几率已经高达70%左右,三胞胎以上早产率则接近100%。“早产儿容易发生的疾病很多,如先天性视力障碍、视网膜剥脱、大脑脱氧等,如果呼吸出现问题必须进ICU,救活了也可能有后遗症。”

徐阳特别说明,一些正常妇女也使用这一技术,但她们和不孕患者的卵巢反应大不一样,作用不明显。

“比如对不孕患者,一支药下去会长出三四个卵泡。而正常人会排几个卵子,怀几个都不一定。”徐阳表示,而一些较差的医生和不孕不育诊所冒险,尤其用作用明显的注射用药,往往致使患者怀上多胞胎,如不及时进行孕检和减胎,危险极大。

忧虑

打击和风险之下仍然有人去冒险

对于多胎问题,西方国家与中国有不同的认识,“西方大部分人不愿意生育多胎,不论是从医疗保险,还是从孕妇本身考虑。”刘平说,救治和抚养早产儿费用非常高,动辄数十万,远不如一个一个地生。

通常,西方国家即使使用促排卵药物,也宁愿用低剂量,“但是中国很多人则希望能一次生两个,他们只看见那些正常健康的双胞胎,没见到早产儿,也没看到对孕妇和孩子的危险。”

早在2003年,卫生部就修订相关技术规范,明确规定:对采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后的多胎妊娠必须实施减胎术,避免双胎,严禁三胎和三胎以上的妊娠分娩。35岁以下不孕妇女进行第一次助孕周期最多只能植入两个胚胎,35岁以上则为三个,如果怀了三胎则须减胎。

但现实中,部分个人机构或者私立医院则打出“双胞胎乐园”等吸引顾客。“实际上是夸大药物的作用,迎合了那些觉得一个孩子太少的人的心理,误导和引诱他们通过这个方式去冒险。”马华刚说。

在双胞胎激增的青岛,最近就开展了打击,查处两个非法开展辅助生殖的机构。在武汉,6月征求意见的《计划生育管理办法》规定,禁止采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实施三胎或者三胎以上的妊娠分娩。

有禁令,有严打,患者和胎儿又有巨大风险,专家们却认为,药造双胞胎难以有效监管。徐阳说,不少人认识不够,他们只奔着要双胞胎去。瞭望东方周刊 青岛晚报

推荐北京市人民医院做阴道收缩术吗?

我得了牙髓炎,医生让先消炎,之后在拔掉

长春脱发怎么冶

一棵种牙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