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两大核电巨头广西暗战争夺地盘利益博弈僵持不下磁芯

发布时间:2020-10-19 04:43:02 阅读: 来源:风口厂家

3个月前,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中电投”)公布了它在广西防城港一个核电项目的设备招标。这是中国在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首个进行的主设备招标的新项目。其核心设备价值近百亿元人民币。

但半个月后,防城港市人大却通过一项决议,要求解除该核电厂的合作框架协议。

5月20日,防城港市人大通过了《防城港市人大常委会关于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决议》(下称《决议》),提出:市人民政府要顺应民意,顺势而为,从全市长远利益出发,请求上级解除白龙核电站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决议》显示,这样做是为了“依法推进江山半岛资源保护与开发建设”。白龙核电项目正处于防城港市江山半岛南端。

但《南方周末》在最近的报道中称,“请求上级解除白龙核电站项目合作框架协议”背后,是“两大核电巨头争夺地盘,地方两级政府各有规划”,导致“利益博弈始终僵持不下”,使得“如今旧账新愁,各方依然在猛砸重金、各打算盘”。

就像国家核安全局原局长赵成昆此前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谈及中国核电技术路线之争时所说的一样,“体制方面的问题,可能比别的问题都难”。

多名国内权威核电专家曾向本报表示,现有的核电体制正在制约着中国核电的发展。

从合作到破裂

一切都始于十年前。2003年,中电投与广西方面签署的《关于共同开展广西核电项目前期工作协议书》表明,广西核电前期工作由中电投和广西发改委携手负责。两年后,白龙厂址经过筛选作为优先发展的沿海厂址。

而考虑到中电投缺乏核电施工建设经验,国家核电主管部门最后决定让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参与项目的建设。原因是中广核具有几十年丰富的核电建设和运营的经验。

从中广核获悉,截至目前,中广核承担了中国64%的在运核电机组生产运营和51%的在建核电机组工程建设。拥有在运核电机组11台,核电安全运行业绩持续创优,安全业绩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是全球最大的核电建造商。

中国目前仅有3家公司拥有核电项目开发建设的资质,即中国核工业集团(下称“中核”)、中广核和中国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中电投。但中电投在核电技术研发、工程建设等方面与前两者尚有较大的差距。中广核的加入,将使得项目的建设更加顺利。

白龙核电项目最终由中电投、中广核与广西投资集团公司(下称“广西投资集团”)共同投资。其中,前两者各持有四成股份。

但相等的股份结构却为两者日后的矛盾埋下了隐患。2008年前后,中电投和中广核因在股权等问题上存有分歧而分道扬镳。

“股权相等,矛盾难免。”有接近中电投的核电人士对本报表示,两者在其他项目上的合作,亦有因股权相等而曾产生类似的矛盾。

中广核最后于2008年成立了广西防城港核电有限公司。这一年,中广核另起炉灶,与广西方面签署了《合作开发建设广西防城港红沙核电项目合作框架协议》。自此,中电投和中广核在白龙核电站的合作已寿终正寝。

红沙核电项目位于广西防城港市企沙半岛东面,西距该市城区约25公里,北距南宁市约130公里。由中广核和广西投资集团投资。该核电项目有6台核电机组,总投资约700亿元。

官方资料称,其中一期工程建设期间,可拉动全社会相关行业总产出增长约为该项目的投资总额。除了能源的刚需之外,经济拉升效应是地方政府积极引进核电项目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在《决议》请求上级解除白龙核电站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之前,中电投在2014年4月发布上述白龙核电项目的主设备招标,还发布了白龙核电厂第一台机组将于明年灌混凝土。

这意味着,中电投和中广核在防城港都在积极地争取上马自己的项目。

企业和政府是如何做决策的

而在《决议》通过之前,2012年,当时的防城港主要领导在会见中电投有关负责人时说,本地群众以及外来投资者对于了解核电、接受核电尚需一个过程。这被认为是当地官方拒绝在白龙建设核电站所释放的信号。

按照国家发改委今年年初批复的规划,防城港江山半岛将建设成为世界一流的国际滨海旅游胜地。在中国,类似旅游胜地与核电等高风险能源项目几乎是有你无我,有我无你。白龙核电项目便是这样的“高风险”能源项目,尽管核电专家们认为它是安全可靠的。

根据媒体报道,当地人大反对白龙核电项目的主要原因是,在防城港已经拥有红沙核电项目的基础上,再上马白龙核电项目将使得这里没有发展的腹地,而加上福岛核电事故留下的阴影,导致这里不敢再建设另一个核电项目。

此前的反核一般则来自民间。比如,去年7月,在“稳评”公示期间,由于当地民众的反对,广东江门鹤山市政府不得不放弃原本规划在当地修建的核燃料产业项目。

上述核燃料产业项目的业主中核董事长孙勤后来向媒体回应该项目下马时说:“对于此次事件,我们要认真总结经验。”除了要“科学论证”的同时,还要“充分沟通”和“慎重决策”。

针对慎重决策,孙勤说,项目征求意见要经过国家政府部门,甚至要通过地方人大。对核电的发展要进入到法治的程度,如核电、核设施等的选址等。

而此前国内其他被反对而下马或者搁置的核电项目,在反对者看来,企业和政府缺乏科学论证、充分沟通和慎重决策,是促使他们去反核的主要因素。

中国某核电企业一位专家曾对记者指出,中国核工业的发展,以前的参与者主要是政府和企业,没民众什么事。但随着民众作为第三方的出现,地方政府就不适应了。这种不适应,使得政府面对紧张的局势时,往往扮演了一个匆忙下决策的角色。

反复的管理机制

防城港白龙核电项目之争仅是中国核电企业种种之争的一个缩影。最为明显的便是核电技术路线之争。这种争执,已经在社会上引发了广泛的议论。

值得注意的是,中电投和中广核在防城港的核电项目当中,采用了两种不同的核电技术。

核电专家张禄庆在今年年初撰文称,中国从美国引进的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尚不适宜批量建设,建议优先核准建设国内已自主开发的三种三代核电机型。这三种国产三代核电机组分别为:中核研发的ACP1000、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研发的CAP1400以及中核与中广核联手研发的“华龙一号”。

华龙一号是中核和中广核彰显成熟技术的结晶,由两者于2003年打造。该技术的定位是用于出口。孙勤今年早些时候表示,中国核电“走出去”就是用华龙一号一个声音说话。

国家发改委原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在谈及中广核与中核在华龙一号核电技术的合作时说:“现在把华龙弄到一块都不容易,没办法,能做到这样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中国人就这个特点,谁都不会让的。”

张国宝以上的说法,可以说是中国核电企业之间种种之争的缩影。

中国核电站的建设正在加速,怎样才能缓解和结束核电企业之间的矛盾,给中国核电行业创造更加利好的发展环境,无疑在考验着国家核电主管部门的执政智慧。

中国工程院院士、核电专家叶奇蓁在今年5月份的一次核能论坛上说,核电政府主管部门的职责主要应放在宏观调控,包括核电规划、布局、技术及经济政策这些方面。

喷粉生产线价格

广州童装货源

中医康复理疗师证

兰州长途搬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