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副院长醉驾入刑言论有何不妥

发布时间:2020-07-13 14:56:03 阅读: 来源:风口厂家

北京“醉驾入刑”第一人李俊杰

网络毫无疑问是社会舆论的放大器。网络自身“海量信息、实时更新、双向互动”的特点,使任何一点微小的声音瞬间可以变成轰动世界的“重大新闻”。在这样的特殊背景下,任何负责任的发言者,任何怀着良好动机传播信息的人,特别是肩负重任的社会公职人员,必须考虑自己说话的时机、发言的对象和谈话的效果,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误解和混乱。

围绕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张军同志关于慎重对待“醉驾入刑”问题的一番言论,引发舆论和公众的强烈关注,个中是非曲直已是众说纷纭。我不是法律专家,不认为自己具有法律层面的发言权。但作为一个公民,一个专门以研究“文意”为业的编辑,觉得有责任为专家和有关领导提供一点参考意见,目的是使“立法精神”得到更充分的发挥,使法律文本得到更准确的理解,使领导的言论起到更好的社会效果。

今年5月1日新颁布的刑法修正案(八)明确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10日,张军同志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表示,刑法修正案中“醉驾入刑”的相关条款不应仅从文意理解,认为只要达到醉酒标准驾驶机动车的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而是要与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相衔接,按照事件情节恶劣程度判断,危害不大的可以不认为是犯罪。

我能够理解张军同志此番言论的良好动机,但很难认同这番话的社会效果。恕我直言,其弊有二:一是时机不对、效果不好。“醉驾入刑”条款建立在醉驾行为严重的社会危害之上,形成于人民群众强烈的呼唤之中,顺民意,得民心,出台及时,反响良好,人民群众正拭目以待。此时抛出“可以不认为是犯罪”的说法,严重有违公众对刑法修正案(八)的理解,严重挫伤人们对法律公正的心理期待,客观上暗合了一些人对某些无良法官可能利用量刑空间“以法谋私”的“成见”。作为法律内行和法院领导的张军同志,理应把法律出台后可能面临的各种情况考虑在前,将意见发表在征求意见和讨论过程中。即便是法律颁布后发表意见,也应借鉴新药投放使用后必须经过相当数量的临床试验,根据效果再作调整的原则慎重对待。而不是既不提醒于前,也不察效果于后,便匆忙发表可能产生歧义的言论。二是逻辑不严密。刑法修正案(八)表述清晰、意思明确,醉酒驾驶即入刑,并未限定醉酒之后是否造成严重危害,稍有理解能力的读者都不难从“文意理解”其含义。尽管刑法总则有“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规定,但不能由此否定修正案(八)的根本精神,即“醉驾即入刑”,而不必考虑是否构成“严重危害”的本质含义。如何量刑,判多少是一回事,判不判是另外一回事。恰恰在这点上,不容有丝毫的含糊,不能在无意之间给可能存在的司法腐败留下法律空间和制度空间。

现在的核心问题,其实是如何科学界定什么是“醉驾”。说了半天,总该有个硬杠杠。根据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检委会2004年5月31日颁布的《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规定,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者等于80mg/100mL的驾驶行为为醉驾。可见,每100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达到80毫克以上,即可认定为醉驾。在此项标准未改动之前,张军同志特别强调的“醉驾入刑要注意与行政处罚的衔接,防止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处罚的行为,直接诉至法院追究刑事责任”就不是问题。因为新修订的“交法”第91条明确规定:“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从表述看,行政处罚与刑事责任不仅不矛盾,而且相互补充,相互衔接,相得益彰,并不构成对刑事责任的否定。

社会公职人员身份特殊,言论意义不同,效果不同,在网络环境众声沸腾的背景下,必须慎之又慎。兹事体大,不可不察。(文:朱铁志 《求是》杂志副总编辑)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被道德约束的话,法律根本就不存在。对于我国这么大个国家,法律可以说是民生的保障。对于张军同志的话,本人也不敢苟同,照他所说,“不能只从文意理解”,那么难道法律只是给别人看的?或者只是做做参考?甚至它只是对某些人有效?他的意思可能是要严惩酒驾,决不懈怠!记得上次在一帖吧看到,什么最组织神秘?最高的就是中国的“相关机构”,如果能把所有东西都具体会,那么可能就不存在这样的讽刺了,或许可能又有新的问题,比如:完全的规则化缺少了人性等等,但是这确实是个问题,也是比较迫切的问题,并不是体制有问题,而是有些领导干部的作风做法有问题。不只是法律,其他很多东西都有很大缺陷,当然,这是一个完善的过程,但是在这过程中是否应该透明化,最优化,还是领导的问题,群众只能起到监督和反馈的作用。相信十年或者二十年以后应该有很大改善!而不是“多年以后”!——阳利雄

是的,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张军同志关于慎重对待“醉驾入刑”问题的一番歧义言论,就其社会地位而言,是完全不应该的,也可以说有不称职的嫌疑,其引发舆论和公众的强烈关注是必然的。近年来,如清华北大北师大时不时爆发出个别“砖头”专家一样,不当言论时有发生,社会影响极其不好,可以考虑办班培训提高一下一把手们的社会学素质,因为公职人员代表的是政府形象,不可以胡言乱语的。“醉驾即入刑”是大原则,那么还什么“按照事件情节恶劣程度判断,危害不大的可以不认为是犯罪”就是胡扯。——栗彦卿

商洛西服设计

盘锦工作服订制

鹰潭制作工服

相关阅读